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供应产品 > 石雕狮子_石狮子图片 > 石雕狮子之南北石狮子有什么区别呢
 
 

联系我们

  • 嘉祥长城雕刻有限公司
  • 电话:13791739397
  • 传真:0537-6855252
  • 邮箱:13791739397@163.com
  • 网址:-
  • 地址:嘉祥县长城雕刻厂
 
 
 
 
 

石雕狮子之南北石狮子有什么区别呢


发布时间:2013-12-28 08:00:34 阅读:10839

造型多样的中国狮子雕刻艺术

  

    摘要:中国的狮子雕刻艺术起始于两汉时期,历经两千多年的吸收、融合与创造,已经形成为形态各异、种类繁多,带有中国独特风格的石雕狮子艺术大家族。两汉南北朝时期,石雕狮子造型多为矫健雄强的辟邓行狮随着佛教艺术的传播,蹲狮造型开始出现在北朝佛窟中。唐代时期蹲狮造型开始流行,并由此形成中国狮子造型的基本模式.

宋代以后,石雕狮子文化进入民间,其艺术形象渗透于民众生活的各个方面,狮子雕刻造型艺术亦呈现出多样化的面貌。石狮子艺术形象广泛出现于雕塑、建筑、绘画艺术中。石雕狮子

    关键词: 石雕狮子雕刻;造型风格;多样化;民间狮子

        中国地域辽阔,历史悠久,各地文化习俗和生活方式各不相同。因此,不同时代和不同的地域与民族,根据自己的理解和需要而创造出不同风格的石雕狮子艺术形象。中国的石雕狮子艺术可谓丰富多彩,汉唐以来,各代艺术家为我国留下了众多的、风格各异的狮子造型,包括雕刻、绘画、舞蹈等艺术形式,其造型艺术被广泛的用于陵墓祠堂、寺院佛窟、宫廷建筑、日用品装饰以及其它一些工艺品中。从造型风格上看,有带翼行狮、立狮、蹲狮等;从质地用材上分,有石狮、铁狮、铜狮、陶狮、玉狮、木狮、布狮、泥狮等;从表现手法上有雕、刻、塑、画、舞、织、绣、剪、印、染等.

  石狮子形象;从用途上分,有镇陵狮、守门狮、护法狮、栓马狮和用于建筑构件和实用器物的狮子造型;从地域上来说,中国北方狮子与南方狮子在造型风格上也存在着差异;在价值取向和审美形态上又有官狮与民狮两大类。由此可见,中国狮子的造型艺术,种类繁多、风格各异、千姿百态、妙趣横生、用途广泛,算的上一个大家族。千百年来,中国狮子造型艺术经过不断地吸收、演化和再创造,生命力始终十分旺盛,反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气质,是民族文化的组成部分,成为中华文明的一种象征。

    从汉代到明清,历经两千多年的演变,中国的各代艺术家们把西域真狮形象与中华文化的传统审美观念结合起来,创造出种类繁多的石狮艺术形象。在狮子造型艺术上,呈现出风格各异的时代风格和造型特点。花岗岩狮子

                  一、矫健雄强的行狮

中国早期的狮子造型与真狮有很大的距离,根据考古资料,中国于东汉年间开始出现狮子造型艺术,并且是以“带翼行狮”的形象出现的中国并不出产狮子,两汉南北朝时期,由西域传人的真狮数址有限,大多饲养在帝王宫苑中,一般人是见不到的。艺术家们只能参照书籍的记载与传说,发挥想象,融入了老虎等猛兽的形貌特征而创造出来的一种神兽。石狮子雕刻

中国古代传统造型艺术中,常将多种动物特征集中在一起,创造神异动物,如:龙、凤、石雕麒麟等都是如此。早期行狮造型与传说中的神兽狡倪、符拔、辟邪、天禄、麒麟具有某些相同的特征,形象差别不大,很难分清,叫法不一。《尔雅·释兽》:“狡爱如貌猫,食虎豹。’,郭璞注:“即师子也,出西域”。《穆天子传》卷一:“貔貅似野马,日走五百里。”郭璞注:“貔貅,师子,亦食虎豹”后代所以多雕刻石雕貔貅镇宅聚财。

    汉代与南北朝时期的石雕狮子一般呈立状或行进状,多配有翅翼、虎爪和羊须,其造型为中国传统神兽的“s”形.多建于陵墓坟宅之前,作为神道上的神兽常与其它动物石像排放在一起,使人望而生畏。这时期的石狮雕刻只限于皇家贵族使用,还没有进人民间。带翼行狮造型威武矫健、张嘴吐舌,古朴挺拔,昂首挺胸、缓步徐行,蕴含着一种动态美和原始神性。这种行走姿态的造型,从东汉到南北朝500年间,成为石狮造型的一种定式,是早期狮子的重要特征。我国山东嘉祥县武氏墓祠前的行狮与四川雅安县高颐墓前的行狮就是于东汉年间建造,并有准确纪年。‘现在保存最完整的,唯一可以了解我国早期狮子造型的,就是高颐墓前的了。高颐墓位于四川省雅安县东约八公里的姚桥村外,现存石网一对,石碑一通、石狮-对。网身正面刻隶书‘汉故益州太守阳平郡武阴令北府承举孝廉高君字贯方’二十三个字。碑文模糊不可读,据残存文字,知是东汉先帝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建造的。汉白玉石雕狮子

石阅和石狮造型优美,雕造精致,保存完好、行狮躯体修长,头部高昂,胸膛坚挺,动势夸张,身体刻满卷云纹,配以双翼,有一种力的美感,极具艺术感染力“艺术家以简洁的于法,塑造石雕狮子徐缓稳健的动势和脾院一切的雄姿,而又感到它的敏捷、机警和巨大力址,从而突出了狮子威猛、雄强、矫健的特点。在刻画其基本特征上,适当的参用了夸张手法和神瑞化装饰,达到了朴拙、浑厚而又生动的艺术境界。中国早期石雕狮造型多肩生双翼,有西亚地区翼狮雕刻的影响,另一方面也与汉代时期飞异“羽化”的思想有关,人们认为只要能羽化,乘上翼兽,就可以升天成仙。

    南朝帝陵前多用石雕天禄或石雕麒麟,带角者统称麒麟,双角者又称天禄,分别放置于帝、后陵前。无角石兽又称辟邪,用于王侯贵族墓前。“天禄见于《孟子·万章下》,本意是指上天所赐的福禄,但因为麒麟也叫天鹿,正好谐音天禄。辟邪则见于《急就篇》,是与‘除吉凶’连言,本来是祛除邪魅的意思”。中国狮子在梁代时期开始分出雌雄,两者之间一般体量大小不同,雄狮体型更壮一些,雌狮肌肉较丰满,动势小一些。于南京市和丹阳市附近的南朝石兽,其体型巨大,都是由整块巨石雕凿而成,高两到三米,长达三四米。雕刻精美,昂首张口,吐出长舌贴着前胸,强调了狮子宽大雄壮的胸部,步履跨幅更大,突出强劲的动 

态,更具峥嵘的气势和雄伟的气魄。这一时期的行狮,造型概括、洗练,从大处着手,坚实厚重,强调整体效果,重在神似,突出狮子威猛的精神气概。铸造于北周广顺三年(公元953年),现存体积最大的河北沧州“镇海吼”铁狮子,通高5. 48米,通长6. 5米,宽3. 17米,总重达到29. 3吨。铁狮头部铸“狮子王”三字,气势雄壮,造型伟岸,铸造工艺极其精悍。石雕狮子花岗岩材料制作 

    唐代石雕行狮相比前朝,趋于写实,但是仍按照中国的审美观念和标准进行创造改变狮子形象。早期外来风格消失殆尽,汉代南北朝时期流行的狮背上的翼翅已经去掉,头上的饰角和身上的装饰花纹亦已消失,受印度佛教狮子影响的吐舌状特征到了唐代被改为咧嘴露齿。唐代西安顺陵之前的一对行狮用整块巨石雕琢而成,其雌狮在前,雄狮据后,造型高大雄健,体量巨大,前胸宽大坚实,四肢粗壮有力,前肢向前阔步迈出,动势雄浑博大,其内在气势极具震撼力。宋元时期的狮子造型趋向世俗化,这个时期的行狮收胸低头,失去了唐代的那种威武凌人的气势,狮子身上的野性和神性都已减弱,世俗的人性得到加强。明清时期,中国的石狮的造型已经完全程式化了,造型以蹲狮为主。道观石雕狮子

                二、雄风大气的蹲狮和卧狮子

    印度佛教狮子造型随着佛教传人,而进人中国,石窟艺术得到了发展,作为“佛为人中狮子”,出现在石窟之中。“从考古出土的文物资料看,狮子的自然真实形象和传播狮子形象的佛教艺术,是沿着丝绸之路逐步由西北向南方延伸的,愈近西北,西域味和狮子的真实形象越浓,愈接近南方,中国传统的神兽味越浓。北周时期中国开始出现蹲狮造型,北朝时期的蹲狮造型手法更加写

实,体积较小,多以浮雕侧面形象出现。北魏时期的洛阳龙门石窟的宾阳洞中的蹲狮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狮子头部高高昂起,胸部宽大挺立,前肢撑出,身躯后仰而上提,蹲坐在佛像两边,舌头上卷,仿佛发出低吼之声,整体造型敦厚,威武雄健,充满力量。石狮子-石雕卧狮子雕刻 

唐代石雕狮子在艺术造型方面完成了中国化的改造,完全摆脱了天禄、辟邪狮子造型特点的影响,继承和发展了两汉以来佛教狮子的形式,蹲狮大量出现,相比前朝的石狮,神性减弱,但更具王者之气,蕴含着人性味。唐1L蹲狮运用了写实与神异化相结合的处理方法,夸张了狮子的体量,肢体特别粗大壮实,与北朝时期蹲狮不同,唐代蹲狮的中心居于后部,前肢斜伸,后肢蹲伏,胸部高耸,头部高昂做怒吼壮,雄武有力,一副唯我独尊的气派。唐代乾陵的一对蹲狮形体巨大,高达三米多,整体造型更加写实,结构明确,胸部挺立,狮头高昂,目光炯炯,雄踞陵前,分别蹲坐于左右两旁,气势雄伟,豪迈大气。

唐代石雕蹲狮卧狮子造型成为中国后世狮子造型的模式,蹲坐镇守石狮成为主流,受到广泛应用,但气势却不断减弱。唐睿宗陵前的蹲狮开始分雌雄,左雄右雌。唐代以后,由雄狮、雌狮、幼狮组成的蹲狮家族成为后世看门镇守狮子的固定模式。

    镇陵石狮子在宋代开始走向衰落,守门石狮以蹲踞式为主。唐朝京城的居民多居住于“坊”中,这是一种由政府划定的有围墙、有坊门便于防火防盗的住宅区,其坊门多制成牌楼式,上面写着坊名字。在每根坊柱的柱脚上都夹放着一对大石块以防风抗震。工匠们在大石块上雕刻出石雕狮子、石雕麒麟、石雕海兽等动物,既美观又取其纳福招瑞吉祥寓意。

这是用石狮子等瑞兽来护卫大门的雏形。宋元以来坊退出了历史舞台,一些有钱人家为了张扬自家的声势便把原来坊门的样式简化改造为门楼,仿象原来坊门所用的夹柱石那样,将石狮等瑞兽雕刻在柱石上,此风被保留下来相沿成习。刻录元代地方风俗的《析津志辑佚·风俗》一文中对这一习俗有着明确的记载“‘都中显宦硕税之家,解库门首,多以生铁铸狮子,左右门外连座,或以白石,民亦如上放顿。’这是关于我国看门石狮出现时间的最早也是最详细确凿的记录。可以认定,元代是我国看门石狮由宫廷走向民间的肇始。我们看到的看门石狮多蹲在一块大石雕成的台座上,这明显是由原来的夹柱石演变而来的遗迹”161。宋代蹲狮形象虽继承了唐代技法风格,但唐代那种恢宏之霸气和凌人之威严都已大大减弱了,体量也逐渐减小。石雕卧狮子,蹲狮子

    宋代石雕蹲狮更具世俗情趣,脖颈之上开始挂上了铃档、彩带,注重装饰味道。石狮四肢收拢,规矩正坐,造型略显拘谨,性情开始变得温良驯顺。南宋时期,设置守门狮子的规则进一步规范:一般雄狮居于左边,右爪踏绣球,俗称“狮子滚绣球”,象征着富贵权威;雌狮蹲坐于右边,左爪抚慰幼狮,俗称“太师少师”象征子孙发达。这种形式是中国所特有的狮子雕塑模式,反映了中国传统“家本位”的思想,与中国传统的阴阳辩证哲学和审美观相契合。开封午朝门外的一对宋代蹲狮,高2. 8米,胸挂缓带、红缨、铃档,雕工精美,雄狮左爪撑地,右爪踩球;雌狮双爪撑地,幼师抱着雌狮左腿,活泼可爱,洋溢着一种人性味。

    宋代以后,世俗文化进一步发展,狮子造型艺术进人民间,由王者权贵的象征,转变为福禄祯祥的吉祥物,蹲狮被广泛列置到宫廷、宅院、陵园、佛寺,其造型风格具有民俗意味。明代时期,狮子的塑造更加广泛,其造型已经形成程

式化,多以石、铁、铜等材料制作蹲狮,雕凿更写实,注重装饰,制作细腻,但是石雕狮子的气势不可与前朝相比,缺少内在的精神气质。雕刻于明永乐年间的北京天安门金水河畔的一对守门蹲狮,可以作为明代狮子雕刻的精品。这对蹲狮,雄左雌右,侧首蹲坐,眼睛圆瞪,头部微歪,身披彩带,颈饰铃档,外形雄强,气质却有一种秀媚之味。梁思成曾评价:“永乐、乾隆,为明、清最有功于艺术之帝王,然雕塑一道,或仿古而不得其道,或写实而不了解其自然,四百年间,清代狮子造型己基木定型,比明代更为程式化清代李斗所著《扬州画舫录》中规定:“狮子分头、脸、身、腿、牙、胯、绣带、铃档、旋螺纹、滚凿绣珠、出凿患子”圈。清代蹲狮,其造型头大窄胸,四肢短小,眼睛如椭圆蛋形,嘴部宽阔扁平,头部卷毛呈突螺旋状,整体形象有些像狮子狗,雕凿细腻,过于繁琐,缺少狮子雄壮威武的气势。明清时期的狮子艺术,虽无汉唐时期的雄风霸气,但是随养世俗化的发展,狮子进入民间而充满养乡土生活气息,使狮子艺术形式得到发展与普及。北方石雕狮子

                三、丰富多彩的民间石雕狮子

    汉代以来,保存至今的狮子雕塑,究其所蕴含的文化内涵和审美形态,可以分为官狮与民狮两部分。汉唐期间的狮子雕塑作为皇家贵族和豪强权势的象征与辟邪御凶的神兽,多用于守护工陵、镇宅守门与佛教护法。官狮体型较大,气势威严,以此显示帝工贵族的权势地位,一般百姓是不能使用的。宋代以后,狮子雕塑进入I世俗化时期,开始走入民间,由神兽转化为瑞兽,成为福禄祯祥的吉祥物,在应用上出现多样化和普及化的发展。

    到了明代,石雕狮子雕塑己经程式化,其使用己经普及到民间。民间狮子被赋予更多的使用内涵,不仅可以避邪镇宅、更被视为祈福纳祥的象征,寓意养招财纳福、如意吉祥、子嗣昌盛、事事平安等等,其内涵极其丰富。民狮造型往往不重视解剖结构,富于想象,形象多变,具有不同地域、不同时代的特征。民狮造型风格出现了南狮与北狮的区别。清代的石雕狮子应用更为普及,出现大量的狮子工艺品,民狮造型完全摆脱官狮的威严,追求活泼乖巧的人情味,充满养生活气息。

    南狮雕塑主要流行于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包括广东、福建、广西,海南、台湾等省。南方气候湿润,物产丰富,民众的生活相对安逸,在这种环境下,南狮造型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南方民狮体量一般不大,四肢短小,眼睛如体球状,耳大如扇,身上鬃毛呈卷披状,变化多样,尾巴卷曲如蕉叶状,额下长须飘拂。石狮造型不拘一格,富有变化,装饰华丽,圆润柔美,风格趋向玲珑秀气。一般以成对的形式出现,雌雄相伴,母子嬉戏,充满人情气息。广东佛山祖庙的石狮子雕塑极具地方特色,其中狮子的耳朵尖竖如扇,口中含珠,圆眼外凸,其装饰花哨,繁褥复杂,整体外形更像狮子狗。福建惠安民狮雕塑造型玲珑纤巧,形态神韵栩栩如生,以“圆雕镂空”之技法创作的透雕绣球可称为天工之作。北狮发源于黄土高原,主要流行于黄河流域中下游地区和西北、西南广大地区,包括山西、陕西、山东、河南、河北、甘肃、湖北、安徽、四川、西藏等省这些地区地域广大,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气候环境相对恶劣。寺院石雕狮子 

   北狮雕刻多用青石、大理石、沙岩等材料,雕刻风格粗犷大气而又威严素雅。石狮造型圆中带方,浑厚实在,躯体雄浑强健,看起来强悍有劲。流传于晋陕地区的拴娃石、拴马桩等石狮雕刻,造型小巧,风格纯朴敦厚,表现夸张,形态各异,反映出黄土高原所特有的雅拙率真的风土民情,具有浓郁的民间地域特色。明清时期民间狮子雕塑除了守门石狮外,作为建筑装饰狮,还被广泛运用于建筑

的诸多部位上,如:桥柱狮、望柱狮、影壁狮、柱础狮、石牌楼狮子、拴马桩、门枕石、镇纸石狮、镇鼓石雕狮子等,具有浓郁的民族民间特色。著名的的卢沟桥,建于金大定年间,桥柱上的望柱狮雕凿于明朝止统九年(公元1444年)。卢沟桥上建有一百四十个桥柱,每个柱头上都刻有活灵活现的狮子雕塑,雌狮抚慰小狮,雄狮踏弄绣球,大狮身上爬伏小狮,其乐融融,最小的狮子仅几厘米长,神态各异,栩栩如生。中国古建筑学家罗哲文先生在《名闻中外的卢沟桥》中描绘:“……有的昂首挺胸,仰望石天,有的双目凝神,注视桥而,有的侧身转首,两两相对,好像在交谈,有的在抚育狮儿,好像在轻轻呼唤,桥南边东部有一只石狮,高竖起一只耳朵,好似在倾听养桥下潺潺的流水和过往行人的说话……真是千姿百态,神情活现。”

  明代刘侗《帝京景物略》记载“石栏列柱头,狮母乳。顾抱赘负,态色相得,抱匾狮子_迎宾狮子_迎客狮子

数之不辄尽”。明代蒋一葵所著《长安客话》记载:卢沟桥“左右石栏刻为狮形,凡一百状,数之辄隐其一。1962年,北京文物工作者对石狮子进行编号清点,清点出大小石狮子485个。1979年对狮子数量又复查,新发现了17个,至此卢沟桥石狮子的总数为502个。山东单县城内的张家牌楼,建于公元1778年,高十_米左右,宽8米,雕有上百只大小狮子,有“百狮坊”之称。石狮造型栩栩如生、神态各异,整体雕刻构思精巧、刻画细腻。有许多由狮子形象演变而出的神兽造型,如:椒图、又被称为铺首。其外形如狮头,领域观念强,一般用作大门门环上或雕刻于门板上。民间艺人们在创作石狮过程中,总结出很多经验,如:十斤狮身九斤头,剩下一斤掉后头,巡山狮子要凶,拴娃狮子要喜,十斤狮子九斤头,一双眼睛一张口,等等。这些造型口诀,体现中国民间狮子的形象特色、精神气质和使用功能,形成了千百年来盛传不衰的石狮形象。

    中国石狮雕塑艺术源远流长,历经两千多年的岁月,经过历代的传承,成为中华民族的标志。石雕狮子在造型艺术上,展现出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地域文化,都有不同的特点和艺术风格。石雕狮子艺术形象蕴含养大量的文化信息,完整的反映出华夏历史的发展脉络和兴盛衰落,反映出中华民族坚定自强的民族精神,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珍贵遗产。

版权属于: 嘉祥县长城石雕厂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其他人阅读了:

 


 
关键词:
 

在线留言

留言内容
用户名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留言记录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