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公司新闻 > 浅谈中国神道石雕雕刻的历史及艺术手法
 
 
 

联系我们

  • 嘉祥长城雕刻有限公司
  • 电话:13791739397
  • 传真:0537-6855252
  • 邮箱:13791739397@163.com
  • 网址:-
  • 地址:嘉祥县长城雕刻厂
 
 

浅谈中国神道石雕雕刻的历史及艺术手法


发布时间:2014-06-02 08:01:25 阅读:1509

    神道即墓道,是指通向墓前的道路。一般的神道很短,而帝土陵的神道则规模很大,两侧石雕雕刻有石雕人物、石雕天禄、石雕狮子、石雕麒麟等。任何艺术作品都可以说是对一个时代的反映,神道石刻也不例外。神道石刻与社会状况有着密切的联系。雕刻艺术的发展必然要以当时的社会背景为基础,而我们也可以从它的演变过程中反观封建社会的兴衰。石雕狮子花岗岩材料制作

一、汉—混沌乙初的诞生

    神道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后汉书·中山简土焉传》记载:“大为修家莹,开神道。”李贤注:“墓前开道,建石雕龙柱以为标。谓之神道。”可见,神道早在汉朝就己出现。目前己知的最早的石像是放置在汉武帝时期的霍去病墓旁。麒麟石雕,麒麟雕刻

    汉武帝为了表示对这位英年早逝的功臣的恩宠与怀念,令人将其墓形建成霍去病生前作战的祁连山的模样,并让人雕刻石雕马、石雕牛、石雕麒麟、石雕大象、石雕蟾蜍等十六七件以动物为题材的石刻,散置于墓家的周围,象征霍去病当年战斗环境的艰苦。石刻风格粗犷,形似意到即可。比如“跃马”,全身的线条干净利落,极好地表现出战马跃起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然而跃马身卜并未如现在一般做镂空处理,留卜的石料更为雕塑增添了几分沉雄、朴拙。整个雕塑群散在“祁连山”中,无声地诉说着沙场的苍凉与悲壮。晚霞红聚财石雕貔貅

    真正意义上的神道石刻则是出现于东汉,即石雕成对地列在神道两侧。神道石刻是等级制度的一个明显的体现,不同等级的人有着不同规格的神道石刻,石人石兽的种类与数目都不同,并且不可偕越。由于东汉时期皇权加强,社会也有了一定的条件去满足统治阶层追求“身份的凸显”,便形成了厚葬之风,神道石刻也随之盛行了。 秦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时期,封建社会正处于上升期,有着蓬勃的生命力。这一时期也是神道石刻最初发展的时期。汉朝的神道石刻大刀阔斧,线条简练,注重写意,以粗犷的表现手法释放石头中藏着的灵魂。这一时期的神道石刻脱胎于混沌之中,有着婴儿般的质朴与生命力,浑然天成。石狮子雕刻

二、南朝—超脱凡尘的灵韵

    自三国以来,由于战乱及统治者明令薄葬,陵墓石刻大为减少。两晋帝陵都“因山为体”,既不封家,更没有石刻。而陵墓前树碑、立石之风重新刮起则是在南北朝时期,而南朝尤盛。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政治黑暗,社会动荡不安,人们对现实早己失望,再加上晋室南渡之后倡导遵循自然的玄学在江南地区盛行,人们关注的焦点便从天卜大事转向了自身内心的升华与解脱,丝毫不会拘泥于世俗的条条框框,所以出于他们之手的神道石像就显得极为富有想象力与生命力。石雕貔貅    如梁南康简土萧绩墓前的石雕貔貅,双目圆瞪,巨口大张,头颈至尾尖的线条流畅而有力,粗壮的四肢向前迈开,似乎正昂首挺胸地向前缓缓行进,朝天地八荒怒吼,宣示着自己身为神兽傲视天卜的气魄。它的肩部生有双翼,全身刻画着富有装饰性的卷曲线条,精美与大气融于一身,于其中散发出冼若来自于九天之上的灵气。这超脱凡尘的灵韵极好地体现出当时人们的不羁与随性,以及人们内心的自由。石雕麒麟-花岗岩石雕麒麟

    当两个甚至多个不同民族的文化融合在一起时,会产生奇异的效果。南朝的神道石刻就很明显地受到了外来文明的影响。如神道石柱,从整体构成来看,直承汉制,但柱身上的隐现直刳棱却无疑是“占希腊式”,使石柱显得更有装饰性;又如石辟邪,有翼石兽的历史可追溯到战国时代,但辟邪的狮形造型却很明显地受到了印度狮形佛雕的影响,让辟邪的形象更加饱满、更加有气势。民族与民族之间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使魏晋南北朝以陵墓雕刻为代表之一的雕塑取得了杰出的成就,把中国古代雕塑艺术推向灿烂的黄金时代,显示出继往开来的时代特征。寺院大象手绘图

三、唐—黄金时代的盛世气象

    唐朝的神道石刻大致沿袭了南朝时的风格:注重写实、富有神韵、精雕细刻。但与南朝石刻相比,唐朝的石刻则更显大气。唐代神道石刻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那些完成在盛唐时期的石刻,而盛唐的陵墓中最有代表性的则是唐高宗与武则天的乾陵。华表石雕

    乾陵的巨型石雕群是唐代雕刻艺术中的杰作。就整体而言,乾陵的神道石雕数量庞大,气势恢宏。石雕华表、翼马、鸵鸟、鞍马、将军立像、诸蕃酋长立像、石碑、楼阀、石雕狮子、石人等近百对石雕立于神道两侧,如此宏伟的排场于无言之中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使天地间万物都屏息注目于此,只为等候他们的帝土走过。这些石雕较南朝的石雕少了些“不可一世”,却多了份发自内心的臣服。石雕的神态依旧昂扬,但头却不再是高昂着傲视天地,而是微微低卜来了些,隐隐透着温顺与柔和,想必这与唐朝的统一、强大及中央集权的加强有关。就个体而言,乾陵的石雕展现出大唐精湛的雕刻工艺。如翼马,抬首挺胸,肩生双翼,那凝望远方的神态,仿佛卜一秒它就可以从岩石中脱胎而出,展开双翼,为它的帝土立卜赫赫战功。又如神道尽头朱雀门前的石雕狮子,两足前伸,身体后蹲,如金字塔的形状,显得稳重、威严,而那朝远方天尽头的一声怒吼,更为整个陵园增添了许多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氛;石狮形象夸张、富于装饰,显示了帝土想让天卜四方俱来朝贺的雄心、霸气与自信,也彰显出大唐帝国的昌盛、繁荣,将大唐的盛世气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四、明清—封建迟暮的浮华

    宋朝时兴起了理学,强调遵从“三纲五常”,克制自己的欲望。这一学派因符合统治者们的需求,即有利于统治与管理国家并能稳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而被大力提倡。所以,长期以来人们的思想受着严重的压迫与摧残,并逐渐僵化。思想的禁锢与僵化在神道雕刻艺术上有着非常明显的体现。商场石狮子

明清时期人们的思想较之宋朝更明显地被封建伦理道德所禁锢。石雕大多己不能够如南北朝、唐宋时期那般悠意地释放出傲视天卜的帝土之气,石雕艺人只能通过追求雕刻的内容题材、技术的精细巧妙及装饰的线条来体现皇室与庶民的等级秩序。如明长陵的石雕大象,雕刻精细,就连象牙与皮肤连接处的皱褶、头部凹凸不平的骨骼、耳朵边缘的鞍裂与苍老、脚趾周围皮肤的粗糙与坚硬都被精致地描绘了出来。但,美则美矣,像则像矣,却不过是一具失了魂魄的躯壳,只一眼,便能看尽内里的空虚。象的沉稳、象的温顺、象的力量都己无处可寻了。

    神道雕刻作为我国的一种文化遗产,对我们研究当时的社会背景、艺术水平及思想文化有着重要的意义,对我们当代的雕塑设计也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与很高的参考价值。

版权属于: 嘉祥县长城石雕厂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其他人阅读了;

 
关键词:
 
 

在线留言

留言内容
用户名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留言记录

    暂无数据